失灵的安倍经济学?

    失灵的安倍经济学?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可能在2018年续任首相,成为日本二战后在位最久的首相。回首其自2012年年底重返首相职位,至今已将近五年。这段期间,安倍一方面对外政治上採取传统右翼的路线,积极运作修改“和平宪法”,使自卫队能“正常化”。另一方面则在经济事务上提出“安倍经济学”(Abenomics),主张这能够改善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状况。

    发展至今,安倍的对外政治路线,在东亚区域政治上引起不小争议。其坚持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屡屡引起二战被侵略国的诸多抗议。

    而所谓的“安倍经济学”,包括了“大胆的金融政策”、“机动的财政政策”、“唤起民间投资的成长策略”等三支箭,多半被舆论界批评“失灵”。真正唯一完成的,只有导致日圆贬值。但这也被批评不过是有利出口的大企业,却不利一般百姓。

    显然,日本自1990年代后的经济萧条,至今并未改善。实质薪资长期缺乏成长,加上贫富差距持续拉大,使得日本人民缺乏消费意愿,整体经济状况难以摆脱僵局。

    IMF背书的提升薪资必要

    在这样的背景下,安倍晋三近日高分贝提出,他接下来的经济改革政策,将以“提升薪资”作为主要目标,引起了各界瞩目。

    首先,日本总体经济其实并非是停滞成长。自2016年起,日本第三季GDP较去年同期成长2.2%,优于市场预期的0.9%。但是,佔GDP中六成的民间消费,只有微幅成长0.1%。显见经济成长的分配集中在企业盈余,而非一般劳工薪资。

    而实质薪资缺乏成长,甚至是负成长,当然导致了消费不足的经济困局。对于日本这种状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提出呼吁:提升生产力以及劳工薪资,应当是日本经济改革的首要任务。

    只是说,如今安倍内阁才彷彿恍然大悟,开始把焦点放在提升薪资上,视其为经济成长的根本。到底这只是一个口号,还是真能有所改善?

    儘管安倍晋三屡屡敦促企业调升薪资,并明确提出了“每年员工加薪3%,物价通膨2%”的目标,希望能带动经济成长的良性循环。但截至目前为止,各大财团企业,并不愿对这政策买单。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以往加薪幅度最大的汽车大厂丰田(TOYOTA),今年宣布将员工每月基本薪资调升1300日圆(约90元澳门币),远不及工会所要求的3000日圆(约210元澳门币)调升幅度。

    在其他大型电机业者部分,三菱电机(Mitsubishi)、日立(HITACHI)、Panasonic 仅调升每月基本薪资1000日圆,较前年调升幅度减少500日圆。

    连这些获利良好的大企业,都只愿调涨员工月薪1000~1500日圆,加薪幅度几乎不到0.5%,政府也未能出政策工具施压。又如何可能要求其他中小企业提升薪资?

    难以落实的“同工同酬”

    整体来看,日本劳工日趋低薪的问题,除了涉及企业的意愿外,还有一大关键在于政府长年放任“非典型僱佣”的恶化,各种兼职、外包、派遣、实习、临时工等聘僱方式大行其道,使得整体平均薪资无法提升。

    根据研究统计数据,日本兼职员工时薪仅为正职员工的56.8%,而且这还未计入福利津贴等落差。相对地,在法国,兼职员工时薪约为正职员工的89%、德国为79%、英国和意大利则约为70%。这都显示了日本对非典劳工保障的不足。而非典劳工的组成中,更有极高比例为女性,成为了日本扭曲的劳力市场中的牺牲者。

    安倍内阁或许也有注意到此问题,所以也提出将致力于“同工同酬”的落实。他们强调要让正职员工与非典员工,倘若工作的内容成果一样,就该有一样的报酬。

    也因此,三年半前,日本才修正《劳动契约法》第二十条,明文规定正式职员和定期契约员工之间不可有差别待遇。

    可惜的是,因为日本政府至今并未提出有效的政策工具,该法令的落实程度明显有限。对于企业高喊相关劳动法令“侵害企业经营自由”的批评,政府也未拿出强硬立场。

    安倍经济学的右翼格局限制

    根结来说,所谓安倍经济学与其说是“失灵”,不如说它受到其右翼政经思想的格局限制,先天就不易促成“加薪”。

    安倍经济学虽然表面上包含多重措施,但整体而言,仍是走19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的路线,强调去除管制、削减劳动保障(如“终身僱用制”),并期望这样就能带动产业竞争力,而透过“涓滴效应”让一般大众再分享到企业的利润成果。

    这套思想在过去二十年来,不论是在日本、台湾、欧美,都未如其宣称能改善人民福祉。全球化下的企业依旧获利,但却往往不再愿意将利润分享给员工。缺乏政府的强势介入下,劳工只沦为牺牲品,劳力市场的聘僱乱象也更层出不穷。

    何况,安倍内阁提倡“加薪”,其目标真正是在于“物价通膨”。原因在于,当前日本整体债务佔GDP比重,从1990年代的70%左右,一路爬升至2015年的237%。没有物价通膨,日本债务状况将持续恶化。而加薪不过是为了达到这目标的手段;但被物价通膨稀释后的加薪,其实也不会改善人民生活。

    这其实也不只是“安倍经济学”的问题,而是世界各国採取新自由主义的右翼政府,普遍出现的状况。

    说到底,薪资问题还是必须回顾劳资之间的拉锯。政府在这之中不要刻意协助资方,并在法令上保护劳方应有的权力,专注落实法令,已属万幸。真要改变长期的低薪格局,日本的劳工阶级,必须要回归组织工会,将正式员工与非典员工一併纳入与资方集体谈判,普遍实质薪资的提升才会存有可能。

    当前的日本人民,对安倍内阁的支持度,依然维持低迷。弔诡的是,这却是一个长命的政权。展望未来,安倍经济学若依旧失灵或破产,究竟会否导致日本政局的根本改变?日本普罗大众是否看穿种种口号,釐清问题的根源,才会决定大幅度的变革是否可能出现。

    杜然(文化评论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