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穷志更高

文字/Cherry   摄影/Kennedy

有别于其他饮食业的老闆,年逾六十的辉哥外貌年轻,而且身型甚匀称,打扮隐约透露出他的时尚感,因为他曾是电影界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哪有钱读服装设计?全是我自己无师自通的!」辉哥笑着说,但他的笑容没有半点骄傲。

除了服装设计师,辉哥做过的行业不胜枚举,电器技工、酒楼杂工、茶餐厅外卖…因为穷,无论什幺工作他都愿意去做、勤奋地做,因为根本不容选择。

赤贫家境磨出刻苦精神
辉哥年幼时一家八口住在香港庙街,一个出名的三教九流之地;而所谓的「家」,只是一间由木板隔开的房间,全屋只有一张父亲专用的椅子。「每日只有一碟菜,还是铺报纸坐在地上吃!」他说。

父亲在他四岁时去世,全部「遗产」只剩港币五毫。「我妈妈从没工作,我们几个兄弟姊妹更是一毛钱都没有,连吃都没得吃。」家裏一贫如洗,还有六个孩子等妈妈养大,母亲只好硬着头皮接手做卖鱼小贩,早出晚归但仍无助改善生活。辉哥回忆道:「她不懂得做,经常躲避警察取缔。她每天清晨四、五点一出门工作,我们几个小孩就周围走。」

「周围走」即自己四处找食物,单靠每日一碟菜,实在难以维持小孩子的成长需要。「记得有天找早餐吃,饿到在街头打颤。街坊见我饿到这样子,就带我去吃东西。我饿到只懂点白粥吃,吃足四五碗。」说到童年惨况,辉哥已难忍哽咽。

庙街环境複杂,街坊都是清贫的穷人,哪有能力接济他们一家。辉哥自幼已知道要自救,否则等饿死,因此「逼」出肯学肯捱的做人态度。「我十一岁便在大厦管理处做电器维修学徒,没工钱的,但可以在管理处睡,又有餐饭吃。」所谓「有餐饭」,只是几块肥猪肉加一碗白饭。「或许当时社会环境不太好,有餐饭吃已经好开心。」

认为有钱才有安全感
学徒的工作包括换灯泡、修理大厦机器等,对于一个小男生,实在难以应付。「鎚子比我的手臂还要粗,真是做不来,唯有十三岁转行做酒楼杂工。」早上六点到酒楼开工,十二点休息,晚上七点再上班,凌晨两点才下班。因工作时间长,而且干的是极劳累的粗活,辉哥竟然还抽那七小时休息时间做「外卖仔」,每天做足廿小时。「我没想太多,宁愿辛苦些,只想赚多点钱改善生活,觉得有钱才有安全感。」

人穷还谈什幺梦想,有钱才最实际。辉哥说:「我母亲成日说『力去力返』,年轻时愿意劳动,一觉睡醒力气自然便回来。」话虽如此,辉哥还是捱出病来。母亲的教训至今对辉哥仍影响至深,「所以到今时今日,我仍希望可亲力亲为。」

相对于辉哥早年曾从事的行业,服装设计师是相当不错的工作,连成龙、洪金宝、周润发、林子祥等八○年代巨星,都穿过辉哥设计的服装。「可能天生美感触觉较强,我自己留意时装店的橱窗、看时装杂誌和资料,逛街又会看人家的肤色和衣着配搭。做服装设计一定要肯用心研究。」

机会是给有準备的人的。朋友介绍了辉哥入电影界,他的服装作品又深得公司和客人认同,口碑一个传一个,令辉哥获得众多明星和名人的青睐。现在火锅店里贴了不少名人来捧场时与辉哥的合照,都是廿、卅多年友谊的力证。

曾被基督徒的爱心吓跑

採访时,辉哥与笔者分享了不少与员工相处的点滴:他为了让员工轻鬆一下,特别在火锅店设「零食柜」给他们免费任意吃,还亲自购买零食补给;亲自到市场选购食材,原因之一是要了解员工的辛劳。辉哥处处行出基督的爱心,但他信主前,竟然曾经被基督徒的爱心吓跑。

「我早已经知道有基督教会,有一天有外籍人士敲门,说楼下教会有奶粉和饼乾任我们享用,又有地方给我们坐。」辉哥小时候受过教会的爱心赒济,怎料长大后第一次跟朋友去教会,却被热情的弟兄姊妹吓走了。

「卅多岁第一次去教会,可能因为有许多年长的教友,唱诗时不知他们在唱什幺,觉得好怪好闷;又试过出席洗礼却躲在一旁偷笑,看他们被推下水后又被捞上来,好得意!」辉哥笑言,那时觉得去教会的人「有心理病」,然后正色道:「可能我独来独往太久了,真的不知道什幺是爱。以前我怀疑他们为何对新朋友那幺热情,不知他们是真情还是假意?」

过往几十年人生,辉哥都是一个人挣扎求存,可理解为何他抗拒陌生人的热情。辉哥坦言那段时间心裏只有金钱:「没钱就令人觉得你不成功,所以我那时只会追求金钱和成就。」

金钱至上  反锁心牢
辉哥在廿多年前创办辉哥火锅,穷的太久,终于等到出头的机会,也可理解为何他性格自我中心、金钱至上。「无论人际关係、处理方法和技术性的事,我对自己有百分百信心!信主前我觉得自己有今日成绩,都是靠自己一步步赚回来,但内心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平安。」

辉哥心中的不平安到达极端的程度,他承认以前对外界怀有巨大戒心,即使在家也像坐监。他形容道:「铁闸、大门、自己的房门我全都上锁,连吃饭我也躲在自己的房间吃。生意上的收入的确不错,但钱不能给我心灵平安,反而我更怕外面的世界,怕被人骗。」

直至2009年,仍未接受耶稣的辉哥忽然经常半夜醒来,起床看几小时电视。「其他频道我不看,偏偏只看创世电视。看到牧者讲圣经,奇怪为何耶稣在两千多年之前已知道现今的世界,愈看愈觉得耶稣在教我做人,引导我行人生路。」

当时辉哥仍未能放下自己,一边看电视一边跟上帝争辩。「我不相信神会白白赐恩典,心裏一直坚持己见:就算有钱在地上,我也要弯腰才会拿到!如果我不努力寻求解决问题,公司是否可以做足廿几年?」

再怎幺争辩还是没有结论,辉哥曾经跟创世电视的讲员做过一次决志祈祷,但由于未有稳定的教会生活,他还是不能放下自我,将生命交给上帝。「我还是摆脱不了一个『我』字,做不到让神凌驾于我自己。」不久,有一位餐厅客人是基督徒,邀请辉哥出席梁燕城博士的教会布道会,他终于重整「我」字的位置,内心得到释放。

「我听梁燕城说怎样放下自己、宽恕别人,听完哭得很厉害,觉得放下了心头大石,心裏轻鬆的多。」那是不再与天父上帝争辩,反而渴望认识祂、与祂重建关係的温馨感觉,从此他在该教会聚会至今。

放下自己  宽恕别人
辉哥做火锅生意初期,曾信错熟悉的长辈和员工,被骗钱之余又深受伤害,加上坎坷的成长经历,导致他对人筑起高高的围墙,至今仍靠耶稣帮他「拆墙」:「虽未完全拆掉围墙,但我什幺都会告诉天父爸爸,由祂帮我学习爱人。」他微笑着继续说:「每晚祈祷之后很满足平安,至少现在不会锁那幺多门!」

辉哥过去扭曲的价值观正交由上帝为他修正,他说:「虽说金钱能给人物质上的富足,但信主后我才发现地上拥有的物质只是暂时性的,将来都要归还给上帝,我们只是管家。看开了,心裏更感平安喜乐。」他静默了一会,继续说:「只是愧疚那幺迟才愿意相信耶稣回应祂。」他的眼眶已再度通红。

现在辉哥热衷参与教会聚会,享受与肢体相聚的每一刻。辉哥信主后在教会认识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弟兄,辉哥火锅的湾仔新分店就是他们合资经营的。大门附近的红色墙有一幅诗篇一二一篇的题字,是教会弟兄姊妹特别为辉哥写上去的。「因为我和客人在门口出出入入,所以他们选这篇,『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辉哥解释时,笔者看出他的喜悦是由心而发的。

发现处变不惊秘诀
辉哥信主只有四、五年光景,上帝的大能使他刚强地抛弃旧我,依照上帝的心意重新做人。回望昔日挨穷潦倒的岁月,他相信是上帝为他安排的。

「现今世代太複杂,我可以用处世的经验去抵挡不好的东西。现在的我可说是『处变不惊』,因为背后有神。」他鼓励年轻人肯捱肯尝试,同时珍惜去教会认识上帝的机会,「早日认识上帝的道,他们还不懂应付複杂的社会,外面太多诱惑了。」

辉哥本人就是坚毅的人,就算年轻时生命已似走投无路,他仍不服输地装备自己,等待鹹鱼翻身的时机。那日子似乎不堪回首,上帝却藉此将他磨练出肯学、肯做、不怕捱的特质。

「到这一刻,我仍坚持凡事亲力亲为,因为我是从低下层爬上来的,我希望可清楚看到员工的难处,快速做出改善。」辉哥最喜欢哥林多前书十三章「爱的篇章」,他感恩信主后学会去爱人,更投身慈善工作,以爱心去安慰别人:「信主后更懂得分辨爱与关心的分别,对人放多点爱心,彼此分享喜与乐,感觉是不同的。身为基督徒,我希望我的行为可影响其他人,与他们同行。」

罗马书八章28节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然而万事何时效力、怎样效力,却不是渺小的人类所能预知及控制的。正如早年的辉哥,他大可埋怨「万事都和我作对」,但他顺服、忍耐、等待。

其实人生的逆境、顺境,早在上帝的计划裏。

(本文为香港影音使团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