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明义吁「柔性沟通」罢工诉求建议微调 批长荣柿子挑软的吃

郝明义脸书贴文。   图:翻摄自郝明义脸书

长荣罢工在今(27)日进入第八天,各界对此抱持不同看法。台北书展基金会代表、大块文化董事长郝明义以「一个长期使用者给长荣及罢工的女空服员的建议」为题,抒发对于罢工空服员以及长荣航空的看法。

作为长荣航空的爱用者,郝明义强调,「我想我有资格说几句话」,「除了去年两次今年一次我使用过华航之外,我一直是非长荣不搭」,「长期以来我不搭华航的原因,是1990年代他们出了那幺多空难,一来看他们一些机师原来飞军机出身,喜欢玩艺高人赡大挑战高难度起落的游戏,二来也是看他们内部那种官僚层层欺压的组织型态本身就是压力锅,或者说定时炸弹」。相比之下,「长荣不只让我觉得更多些飞安,也很享受她们空服员温柔的服务」,「也因此,很感谢这次长荣空服员的罢工,让我有机会看清长荣的真面目」。

郝明义自认惭愧,因为「以前都没注意到长荣的空服员清一色是女性」,「简单地说,就是杮子挑软的吃。在机师和空服员之间,长荣是把空服员当软杮子;空服员里,长荣不用男性,是把女性当软杮子。长荣只要让机师避免发生坠机这种发安事件,他们怎幺让女空服员当『阿信』就不在大家的注意焦点之内了」。

他分析罢工历程指出,「这次罢工,到今天新闻报导只有一位机师来声援罢工的女空服员,另一位机师来了还是反声援,可以看出长荣的杮子挑软的吃策略有多幺成功」,且不论罢工结果如何,「至少让大家有机会看得清长荣航空如何对待员工。至少对我是如此」。
 
但有部份意见认为,空服员罢工提了八个诉求似乎有顺序问题,对此,郝明义也认同,并强调,「如果空服员能把自己受的不合理待遇,尤其是清一色女空服员在一个大男性沙文主义企业里种种不合理的待遇讲在前,讲得更清楚一些,应该会取得社会大众更多的同情和支持」,「我对长荣航空的建议是:请不要以为这次对一群罢工女空服员进行威吓、寸土不让,就是你们企业文化的胜利」,「那只是显露贵公司男性沙文主义及威权积习有多深重」。
 
长荣空服员这次罢工究竟是否为突袭罢工?郝明义表示,「有篇贴文说得好:人家四月预告罢工、五月开始表决、六月决议通过,终于可以合法罢工的时候,竟然要说人家是突袭罢工?」,「长荣航空如果真的要立下表率,那就应该守你们要守的,让你们可让的。别再拿一群首开民营航空企业罢工,没有经验的女人发狠。对女空服员有一些让步,不要秋后算帐,其实一点也不有损于你们的雄纠纠气昂昂」,否则,就正如郝明义当年看华航的问题,「长荣内部这种大男人主义、威权主义的组织文化本身就是压力锅,或者说定时炸弹」。
 
郝明义最后呼吁,「长荣既然这幺多年非女性不用空服人员,这次就倾听一下这些女性空服人员的声音,练习一下柔性沟通吧」,「否则,光是想到那些女空服员温柔的服务之后有这幺多挑软杮子吃的大男人,就让人不想搭长荣了」。

台北书展基金会代表、大块文化董事长郝明义以「一个长期使用者给长荣及罢工的女空服员的建议」为题,抒发对于罢工空服员以及长荣航空的看法。
上一篇:
下一篇: